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BAT進醫院

來源:未知    瀏覽次數:    日期:2019-01-21

?
誰顛覆誰?BAT進醫院
?
在中國,對“體制外”的世界而言, 醫院是禁區,醫院之間更是孤島,每一步改革都阻力重重。
試圖加入阿里巴巴“未來醫院”計劃的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院長陳肖鳴對財新記者表示,“我們不僅要內部流程的信息化,還要延伸到健康管理、社區以及個人。”
在與多個醫院進行合作洽談后,騰訊微信一高層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醫院的心態是政府心態,在合作上是居高臨下,不容商議的,在資源上也是絕對壟斷,不容改變的。”他認為,醫院是醫療資源的核心,也是醫改的難點所在。“打破壟斷,實現醫療資源的效率最大化及細分,是互聯網的意義。”
BAT布局競賽
5月27日,阿里巴巴支付寶推出“未來醫院”計劃。阿里巴巴方面負責人對財新記者表示,“未來醫院”計劃的初衷是通過支付寶在賬戶體系、移動支付和大數據等解決方案上的技術,幫助醫院優化醫療資源配置、改善服務。
據介紹,阿里巴巴支付寶將分三個階段實施該計劃。首先,幫助醫院建立起移動醫療服務體系,實現掛號、候診、醫院導航、繳費、取報告以及醫患互動功能;其次,激活醫療服務的“全生態鏈條”,提供在線完成電子處方、就近藥物配送、轉診、醫保實時報銷和保險實時申賠等服務;最后,利用基于大數據的健康管理平臺幫助用戶防病。
以鄭州人民醫院為例。8月13日,鄭州人民醫院醫療集團在支付寶錢包的服務窗正式上線,而鄭州人民醫院也成為河南省第一家聯合支付寶共同推進“未來醫院”、搭建掌上醫療服務平臺的醫療機構。用戶只需要在支付寶錢包的“服務窗”中搜索添加和關注“鄭州人民醫院”,并綁定鄭州人民醫院的診療卡號之后,就可以在手機上進行掛號、交費、查取報告等操作。
鄭州人民醫院宣傳科賈姓工作人員對財新記者表示,院方的主要目的是改善患者體驗,縮短就醫時間。“我們門診量一天是兩三千人,主要問題就是患者排隊、等候的時間比較長。一般來說,從掛號到看病,短的要半個小時,長的要一兩個小時。看完病之后,患者還要去做檢查,還要等檢查結果再讓大夫看,等候的時間非常長。”使用支付寶后,“效率會比原來提高一半以上,看病流程順暢便捷。”不過,賈姓工作人員也承認,使用支付寶多是年輕人,但醫院患者多是老年人。“很多年輕患者受益,但對于整個醫院而言,變化不是太大。”
據阿里巴巴方面負責人介紹,截至目前,在北京、上海、杭州、廣州、南昌等城市,共有15家醫院與支付寶達成合作,每天通過支付寶錢包掛號、就診繳費的患者超過1萬名;年內,計劃在10個大城市落實約50家“未來醫院”正式服務各地患者。
騰訊微信則在廣東啟動試點。6月30日,首家微信全流程就診平臺在廣東省婦幼保健院上線,患者只需要掃描微信二維碼或搜索“廣東省婦幼保健院”添加關注,填寫簡單的個人信息捆綁就診卡,即可用手機完成預約掛號、掛號、繳費、候診隊列查詢和檢查報告查詢等就診流程。
廣東省婦幼保健院相關負責人介紹,從今年6月至9月,廣東省婦幼保健院的微信公眾號已有1.2萬多用戶通過微信支付結算了6000多筆訂單,交易總額超過21萬元。
騰訊加速布局微信智慧醫療整體解決方案。據騰訊微信方面介紹,目前,全國已有近40家醫院在推進微信全流程體驗。另外,微信支付不是單一支付工具,其提供的是連接能力的接口和開放平臺,目前以微信公眾號+微信支付為基礎的“微信智慧生活”方案已經開始向醫療、零售、餐飲、票務等方面滲透。
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中,與后二者的步步為營不同,百度為其智能健康平臺Dulife找到有力助推方。7月23日,由北京市政府倡導、百度牽頭的“北京健康云”平臺發布。
“北京健康云”是指市民通過佩戴智能血壓儀、心電儀、手環等可穿戴設備對身體情況進行即時監測,它的數據會實時傳到云端。醫生和專家會通過云端傳輸過來的監測數據,對市民身體情況進行診斷,并對市民進行提示。
據北京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姜貴平介紹,“北京健康云”采用治“未病”的方式,將大病化小,小病化了,預計約有70%市民的疾病可以得到預防或病癥得到減輕,“北京健康云”將形成一套全新的健康服務模式。
圍繞“北京健康云”,北京市政府制訂了一個“一、十、百、千萬”的戰略目標,也就是建設一個統一的健康云平臺,為每一位用戶免費提供最高2T的超大空間,用于存儲如心電應用等較大規模的數據量。在明年計劃建成10個市民體驗中心,接入100家智能設備廠商,并在三年內覆蓋1000萬市民,幫助普通老百姓建立數字健康檔案,持續跟蹤和服務他們的健康情況。
百度方對財新記者表示,“云”不僅是平臺,更是全產業鏈,百度將開放和整合資源,幫助整個鏈條上的上下游企業,同時實現整體服務變現能力。
“目前看來,阿里巴巴的‘未來醫院’所占份額更大,它更專注;騰訊微信在試圖開發更深層次的合作和服務,比如在線問診之類的,一旦做起來,就很厲害;百度直接跟政府合作,具有平臺優勢,不需要像另外兩家步步蠶食。”一位曾在阿里巴巴和騰訊微信主導醫療服務的資深業內人士評價說,未來格局,還無法辨別誰處優勢。 阿里巴巴的野心
無論是支付還是“云”,目前BAT三家都只是介入到醫療服務中的外圍環節,被認為只能起到輔助和優化的作用。但據財新記者了解,阿里巴巴所試水的電子處方,卻有意觸及醫療體制的核心。
雖然基于互聯網的處方藥放開政策仍未落地,但阿里巴巴已經率先拿到了處方藥互聯網銷售的試點批文,并擬在北京軍區總醫院和河北省兩地進行試點。尤其在河北,阿里巴巴不僅具有處方藥互聯網銷售的資質,還將介入醫院中的電子處方環節。這是互聯網行業首次涉水。
6月27日上午,河北省政府與阿里巴巴集團在石家莊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通過協議可以看到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的戰略構想:將在河北建設一個基于云計算、大數據與數字互聯網的“智慧河北”。
此番合作動用了雙方最強陣容。阿里巴巴方面,銀泰董事長、首席技術官、首席運營官、阿里健康首席執行官等悉數到場,河北省政府方面,除省委書記、省長和數位省委常委外,還有相關各政府部門、各設區市的主要負責人出席。
知情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如此“高規格”合作實屬罕見。在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里有八項重點合作,“智能藥監”為重中之重。根據協議,阿里巴巴與河北合作建設涵蓋藥品、化妝品、保健食品和醫療器械安全監管綜合業務平臺;基于云計算的藥監大數據應用示范,以藥品電子監管為抓手,將中國藥品電子監管網、醫療機構藥品(疫苗)電子監管網和石家莊市醫保藥品監控和處方電子化“云”試點經驗逐步推廣到全省。
馬云直言,阿里巴巴與河北合作的突破點在醫療領域,阿里巴巴將把自己網上醫療銷售的醫院平臺放在河北。
據知情人士透露,阿里巴巴所打造的電子處方平臺原理與打車類APP相似:患者可在智能手機上下載阿里巴巴移動端(APP),在醫院看病后,醫生開具的處方將通過醫院信息系統進入阿里巴巴的電子處方平臺內,患者如果想在院外購藥,就可以通過APP發布購藥請求,APP將購藥請求分發給附近藥店,藥店可搶單。 “這是一次革命性的顛覆。”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上線阿里巴巴所做的電子處方平臺,將意味著醫院藥房被逐漸架空,醫院、醫生與藥房之間的利益關系有望切斷,“醫藥分開”有望真正落地。
沒有了藥房收入,對于醫院和醫生而言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戰。“醫院當然是沒有動力支持的,這相當于把醫院藥品加成的收益讓渡給了阿里巴巴,但這是省政府直接主導的改革,有行政命令下來,醫院不能不改。”河北一家醫院主要負責人對財新記者表示,河北省政府可能會通過財政補貼對醫院收入降低進行補償。
阿里巴巴在河北的試點剛剛開始,能否全國普及尚待觀察。“聽說阿里巴巴要通過補貼的辦法刺激電子處方。” 河北一家醫院主要負責人表示,阿里巴巴可能如法炮制打車APP的模式,通過雙向補貼一邊給醫生返利,一邊給患者優惠。“但如果真的如此,醫生和藥品之間的利益關系又連上了,這個改革的意義明顯會減弱。”
繞過醫保壁壘
醫保被視為互聯網醫療的最大門檻。據財新記者了解,由于目前我國的移動醫療體系并不具備接入醫療保險的“權限”,用戶不能在支付相關款項后直接進行醫保報銷。幾種解決方案正在小心翼翼地嘗試。 廣東省婦幼保健院副院長葉寧介紹說,她所在的醫院與騰訊合作接入的微信智慧醫療系統,實現了就診全流程微信支付,遠程候診,藥單、檢查單電子化等服務,并完成醫保和自費部分的自動扣費。這是全國首家啟用微信醫保實時結算的醫療機構。“用戶在廣東省婦幼保健院的微信公眾號上綁定個人醫保卡后,需繳納金額將自動劃分為醫保記賬和自費金額,用戶通過微信支付繳納自費部分即可,醫保記賬部分由系統自動扣除,醫保繳納部分明細也將第一時間推送給用戶。”
“支付的時候,資金是注入我們醫院的個人賬戶,醫保也是。” 與阿里巴巴支付寶合作的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院長陳肖鳴介紹說,“醫保卡和我們醫院就診卡就是一張卡。醫保跟支付寶不發生關系。自費部分支付寶支付。其他部分醫保我們醫院自己處理。”
據陳肖鳴介紹,“患者到醫院看病,有醫保卡的患者首先拿著醫保卡到醫院的機器上注冊,然后用個人的身份證號碼關聯相應的醫保卡,綁定后醫保卡里就有醫保支付和醫院支付的兩套系統,等于患者在醫院設立了自費賬戶,沒有支付寶也沒有醫保的病人,也可在機器上用自己的銀行卡刷入一部分在我們自己的賬戶上,然后進行就診。”
為直接打通醫保環節,阿里巴巴則設計了“預授權”功能。阿里巴巴方面人士介紹說,這是一種“醫保準實時結算”方式,即使用醫保的患者,在使用支付寶錢包掛號之后,醫院會凍結該支付寶賬號一定額度的費用(默認為300元,用戶可自己設定)。
就診過程中,需要使用醫保結算時,患者可以在醫生的工作臺刷醫保卡或社保卡,扣除醫保結算的費用,剩余費用同步在凍結額度中扣除。如果凍結余額不足,會自動推送消息提醒患者追加凍結額度。就診完成之后,醫院再對剩余部分進行解凍。
“預授權”模式讓支付寶繞開相關政府部門,由醫院承擔這部分功能,且不改變原有醫保流程。在與上海第一婦嬰醫院的合作上,這一功能正式啟用。
“即使如此,支付寶要與醫院信息系統進行無縫對接,也需要醫院進行全面的IT升級改造,其中的成本是非常大的,醫院要愿意做,上級政府要支持,醫院還要有錢有能力做。”一位曾在阿里巴巴和騰訊微信主導醫療服務的資深業內人士透露。“對于一些信息化水平高的醫院,系統的改造對接只需幾天的時間,稍差一點的醫院需要三四個月,而信息設備落后的醫院則可能延長至半年甚至一年。”
誰顛覆誰?
對于醫院而言,與第三方的合作卻并非看上去那么美。
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院長陳肖鳴介紹說,“我們醫院的信息化的水平和能力決定了我們沒有增加多少成本。5月29號中午和支付寶簽約,晚上11點鐘支付寶就上線了,其他醫院大多做不到。”
陳肖鳴認為,信息化的投入主要是硬件投入和人員收入,成本并不太高,關鍵是在醫院管理方面。
“中國沒有一個大型公司能承建大型醫院的信息化管理,它們缺乏信息化的思想,而我們所有的思想來源于我們的實踐,第三方并不了解醫務人員的實際需求。有的醫院買了別人的軟件20多年不能升級,一個一個都是信息的孤島。”陳肖鳴說。
與企業合作,醫院還將面對排他性選擇。“婦科醫院為什么搞(信息化),因為那些父母相對年輕,而且醫院本身的信息化程度比較低,他們被支付寶綁架了。”陳肖鳴說:“在我們醫院,支付寶必須嚴格在我們的規則下運行,沒有那么高的地位。而且支付寶有排他性,跟它簽合同就不能用微信。”
陳肖鳴表示,如果支付寶做不起來,量很小的話,“我們可能不會跟他繼續合作。支付寶只滿足部分群體的需要,對我們來說就是多一家銀行而已,主要還靠我們自己的系統。”
陳肖鳴的觀點在醫界頗有代表性。多位業內人士也都認為,互聯網醫療以顛覆傳統醫療行業為目標。但截至目前,互聯網醫療都還是依附于傳統醫療。在移動互聯技術快速發展,政府大力支持和資本市場熱烈追捧的三大助推力之下,互聯網醫療已經進入醫療的各個細分領域和關鍵環節,然而,能否最終形成多贏的商業模式,并真正助推醫改向前走一步,還有待更多突破。
Copyright?2018 國藥控股云南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Power by DedeCms 滇ICP備12005047號
新11选5 论坛 湖北11选5第19061529期 彩票精准计划聊天室 北京快三基本一定牛走势图 南国体彩精彩论坛 东方6十1奖金是多少 云南时时彩官网平台 凤凰配资 九鼎期货配资 北京三快在线电话 天津快乐十分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北京 p2p理财平台推荐 体彩快3玩法 快乐扑克3出豹子概率 广西11选五胆码 分析上证指数走势图